加入書架 | 我的書架 | 推薦本書 | 章節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藍色中文網 -> 都市言情 -> 天后來襲之傅先生超甜

第291章 或許不止姜綰重生了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舒月的聲音不大不小,剛剛好讓秦若桐覺得尷尬不已。

    舒月的經紀人連忙捂住她的嘴巴,鞠了個躬向秦若桐道歉:“秦影后,我們家kitty年紀小,童言無忌,童言無忌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哼!鼻厝敉├浜吡艘宦,翻了個白眼,她知道舒月是祝松柏的孫女,沒有為難她。

    其他人見到秦若桐吃癟,一個個憋著笑。

    秦若桐的脾氣出了名的差,除了死對頭宋唯溪,她在圈內得罪的人絕對不算少。

    “剛學的!苯U摸了摸舒月的頭發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剛,學,的......?

    周圍豎起耳朵聽姜綰說話的眾明星,聽到這個回答,都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剛學的唱戲,就能唱的和秦若桐這個梨園出身的影后不分上下?甚至,更加真情實感?

    這還要不要他們這些普通藝人活了。

    姜綰的確是兩個月前剛學的唱戲,不過她上一世拍攝過同樣是民國題材的電視劇《晚露今夜白》,所以,對于如何駕馭這個時代,她略有見解。

    徐秋寒呆呆的點頭:“很好,很不錯......所以姜綰,你真的出戲了?這么快?”

    舒月:“我都說綰姐姐很快啦!

    姜綰:這話怪怪的。

    看完姜綰和肖硯的表演,不用說,明眼人也知道是誰的表演更勝一籌,徐秋寒看都沒看滿眼期待的秦若桐,直接宣布道:“姜綰試鏡杜相思成功,肖硯暫定唐苼,如果幾位的檔期沒有問題的話,一周后,進組拍攝!

    徐秋寒做招牌的電影,選人就是這么迅速。

    秦若桐怒火中燒,余言則低下頭,滿眼失望。

    本以為和秦若桐一組會十拿九穩,沒想到他還是姜綰的實力居然這么強。

    “徐導,我的表演到底哪點比姜綰差了?”秦若桐憤怒的問。

    徐秋寒聳了聳肩,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話會不會得罪秦若桐:“當然是哪里都比她差嘍,否則我為什么選她不選你啊!

    “劇本里這段是杜相思唱了一段《桃花扇》,并沒有說唱的是哪段,你選的是兒女情長,小情小愛,姜綰選的是《桃花扇》里最能體現身不由己的一段,你根本不了解杜相思!

    徐秋寒把姜綰的表演和秦若桐的表演對比著分析了一遍,末了,還親切的拍了拍姜綰肩膀對秦若桐說:“聽懂了嗎,是全方位碾壓!

    秦若桐眸光閃動:......

    余言在旁邊安靜的聽著,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”徐秋寒看著被淘汰的兩人,英俊的面容帶著溫和笑意,讓兩人心里重燃希望,“秦若桐,我覺得你挺適合紅姨這個角色的,至于你,余言,你更適合出演男三號慕真!

    “真的嗎,那太好了!”余言滿臉驚喜。

    “讓我演戲班子班主?”秦若桐臉色則陰沉了下去,很明顯的不滿。

    徐秋寒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眼神微涼:“不樂意就別演!

    “樂意,樂意!”

    秦若桐趕緊說,平心而論,紅姨這個角色在前期戲份很多,幾乎算是女二號,而且人設也好,最重要的這是徐秋寒的電影,就算是讓她在里面演個跑龍套的她也樂意!

    她即使心里不滿意,也不是對這個角色不滿意,而是不滿自己是女二號,被姜綰壓了一頭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了,我還不愿意呢,”姜綰看出了秦若桐的心思,微微一笑,親自拆臺,轉身對著徐秋寒悲傷的說,“徐導,紅姨在杜相思心中就是個引路人,親姐姐一般的存在,可是我實在沒辦法把秦影后當姐......我覺得您還是要再慎重考慮一下!

    姜綰雖然沒有辦法決定演員去留,但她作為一部戲的女主角,對配角歸屬還是有著很大話語權的。

    徐秋寒聽到她的話,打量了秦若桐一番,也皺起了眉,好像,大概,或許,秦若桐也不是最適合紅姨的人選......他沉思一會兒,詢問:“那你有沒有什么推薦的演員,和你能看對眼的?”

    杜相思這個角色,對他意義重大,是他的心血所在,他要考慮很多。

    姜綰的眸子bili一聲亮了起來,就在等徐秋寒這句話:“有啊,既然徐導覺得秦若桐適合紅姨這個角色,那和她齊名的宋唯溪,自然更適合演紅姨了!”

    秦若桐怒火中燒:“姜綰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當著她的面提宋唯溪,姜綰簡直一點也不把自己放到眼里!

    姜綰:“就是故意的啊,秦影后才看出來嗎?”

    徐秋寒說:“我倒是和唯溪合作過,可是她今天上午還在我微博上說,有秦若桐,她就不來了!

    “這不是還有我嗎,我幫你把她拉來試鏡,絕對符合您的要求,宋影后她和我一樣,都是您的影迷!

    姜綰一個電話打過去,三言兩語,明白事情經過的宋唯溪立即答應來試鏡了。

    徐秋寒導演的電影,要不是她不想和秦若桐再同時出現,她本來也不想就這么輕易放棄,現在,既然女主角已經定了綰綰,那她去搶秦若桐的角色簡直是心情舒暢,神清氣爽。

    徐秋寒得知宋唯溪要來,在腦海里回憶一下以前和她合作的經歷,心里很滿意,高興的去試鏡別人,直接無視了秦若桐。

    被人遺忘的秦若桐臉色如霜,眼神狠厲的望著姜綰和徐秋寒片刻,眼里流露出幾分算計,轉身離開了試鏡現場。

    宋唯溪下午就來試鏡,最終,不到三天,《畫堂春》的主要人物演員就選了出來,十分效率。

    女主角杜相思由姜綰飾演,女二號紅姨由宋唯溪飾演,男主角閻祿由電影學院的純新人男演員辛哲飾演,男二號唐苼是肖硯演,男三號慕真由余言飾演,小舒月飾演童年相思,還有許多重要配角選中了老戲骨劉帆平等人。

    這邊,徐秋寒回國引起轟動,那邊劇組就直接放出女主角定為姜綰的消息做宣傳。引起了不小的波瀾。

    《天極》已經拍攝半年多了,這其中經歷了葉清黎淵半官宣在一起,葉清被姜綰私生飯刺傷,姜綰姜芷雪姐妹互撕,陸珩之姜綰出事等一系列事故,導致她這半年多雖然沒有新作品出現,但是熱度一直居高不下,是華國絕對的頂流之一。

    能頻繁上熱搜還不讓網友厭煩的,也只有姜綰一個了。

    畢竟,她每次上熱搜都很被動,這半年的經歷,簡直是命運多舛。

    《天極》里,宋唯溪和姜綰的角色就是相愛相殺的好姐妹,居然又一起出演的徐秋寒的新電影,何況男二號還是這個和姜綰演了三生三世孽緣的肖硯,《畫堂春》演員里各種梗十足,哪怕男主角是個純新人辛哲,都改變不了它的火爆程度。

    《畫堂春》未拍先火,《天極》則順勢宣布定檔一月一日元旦開播,消息一宣布,一些本來定檔的電視劇紛紛挪動檔期錯開。

    笑話,和黎神姜綰宋唯溪陸珩之主演的電視劇撞檔期,是想撞得連渣都不剩嗎?

    帝都的冬天很冷,《畫堂春》劇組里,一眾演員們穿著春秋時節的服裝,凍得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宋唯溪十分羨慕望向姜綰,十六歲的杜相思是畫堂的名角兒,披著雪白狐裘藕粉色小棉襖,笑容溫暖明媚,在臺上唱著小調,看起來十分愜意。

    能不溫暖嗎,姜綰穿的是狐裘,其他演員可是穿著單薄的長衫和開叉旗袍,徐秋寒要他們誓死表演出要風度不要溫度的繁華上海灘景象。

    姜綰和宋唯溪演完一段對手戲后,各自抱著暖手寶取暖。

    姜綰心情很好,和她對戲的宋唯溪自然也倍感輕松。

    徐秋寒選的這些演員幾乎都是演技派,片場次次是一條過,對手戲一場比一場精彩。

    飾演男主角閻祿的新人演員辛哲也是帝電的學生,二十二歲,今年大四了,算是姜綰的學長,這是他接的第一部作為男主角的戲,此前,他只演過一些小配角,在娛樂圈都沒人聽說過。

    徐秋寒之所以選他演閻祿,是因為他有一個最大的缺點——長得顯老,或者說,辛哲有一種成熟內斂,人狠話不多的氣質,和閻祿很像。

    劇本里閻祿和杜相思初遇的時候不過二十六歲,但已經是一方大軍閥,極有氣勢,前幾天,來試戲的男演員有演技符合的,年齡太大,相貌符合的,演技又太稚嫩,徐秋寒選來選去,直接對辛哲“一見鐘情”,選擇讓新人挑大梁。

    還好《畫堂春》是一部民國群像電影,更多的是女主角杜相思一生的經歷,辛哲也不負眾望,演技可圈可點,進步神速。

    “綰綰,今晚是平安夜,咱們倆去收工一起去吃飯怎么樣,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法國餐廳,據說菜特別正宗!彼挝ㄏ贿吙葱琳芘膽,一邊問姜綰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行,傅淮琛要接我回去,明天圣誕我一定陪你!苯U狠心拒絕。

    宋唯溪耷拉著頭:“陪我在劇組過圣誕嗎?綰綰,以前我怎么沒發現你重色輕友?”

    姜綰看了一眼宋唯溪,低聲在她耳邊說:“所以唯溪,你確定如果我今晚陪你,陪到一半,你不會被秦屹洲拎走?”

    宋唯溪:“......當我沒說!

    “辛哲演技不錯哈!彼挝ㄏD移話題。

    “是不錯!苯U看向遠處正在和肖硯演對手戲的辛哲,眸色深了幾分。

    這個辛哲,明明是個新人,演技卻十分出人意料,一開始完全不知道電影機位和走位,簡直不像是電影學院表演系的大四學生,現在卻將閻祿這個角色飾演的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而且,辛哲的性格十分孤僻,除了和徐秋寒討論演技和劇情外,從不向任何人請教問題,也就是說,他的演技都是自己琢磨的,竟然琢磨的這么好。

    甚至姜綰和他對戲的時候,有一種錯覺,眼前的人不是她要叫一句學長的辛哲,而是真正那個時代的閻祿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姜綰第一次遇見,她演戲是在演自己的杜相思,宋唯溪是代入將自己代入紅姨,那么辛哲,就像是閻祿站在了她的面前。如果說是什么感覺,就好像......讓姜綰來演江晚。

    辛哲也是一條過,一結束就走到徐秋寒身邊,也不說話,安安靜靜的。

    辛哲接近一米九的身高,黑色短發,軍靴,此時穿著一身深色西裝,外罩著軍綠色的披風,走起路來板正嚴肅,仿佛踏著風雪走出來的一位高冷軍官,一點也不像是還沒畢業的學生。

    本來一米八的徐秋寒在他旁邊,都顯得有些文弱了,宋唯溪眼神微動,想起來什么,拉著姜綰各種yy起來。

    徐秋寒見幾名主演都發揮出色,十分高興,思維飛速旋轉,跑過來開始講戲。

    “總而言之,編劇,你過來,這里這樣改改,我覺得杜相思在這里的情緒應該是哀莫大于心死,你懂吧,閻祿這時候不該說:原來如此,而是該說一個字,好!毙烨锖钢鴦”咀尵巹「。

    姜綰:“徐導,這劇本是這么改的話,閻祿,辛學長的臺詞就更少了!

    辛哲和姜綰都是表演系的,因此,姜綰管他叫一聲學長。

    “沒事,小哲無所謂,是吧小哲!毙烨锖牧伺男琳艿募绨,笑容溫雅。

    辛哲身體微微一僵,然后低下頭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身為資深腐女的宋唯溪看見這一幕,簡直要尖叫。

    “閻祿,本來本來也只是說了一個‘好’字!毙琳艿穆曇艉艿,只有姜綰和徐秋寒聽見了。

    “小哲你這話說的,好像你就是閻祿轉世一樣!毙烨锖⑿χf。

    姜綰內心一動,問道:“徐導,《畫堂春》的劇本,是陳編劇寫的嗎?”

    “著作權是老陳的,不過呢,杜相思這個人嘛,流傳在世的資料太少,所有很多劇情都是我編的,老臣負責改成劇本!毙烨锖卮。

    歷史上本就有一代名伶杜相思這個人,但是關于她的故事,僅限于是北平軍官唐苼的初戀情人,最后嫁給了上海灘軍閥閻祿,城破,自殺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您想象力還真是豐富!

    “很多劇情啊,就在腦海里隱藏著,仔細想想就知道該怎么繼續了!

    “為了相思這個角色,連我自己都自學了幾句京劇唱白,”徐秋寒來了興致,輕輕咳嗽一聲,唱道,“眼看他起朱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身銀灰色西裝的徐秋寒風度翩翩,眉眼溫潤舒展,唱的還是女部,一開口倒是十分驚艷。

    編劇老陳趕緊叫停:“得,您別唱了,再唱咱們劇組可就該塌了!

    徐秋寒長了一小段,摘下眼鏡,眼眶有些紅:“行,我不唱了,不知怎的我一唱京劇就鼻子酸!

    唯有姜綰注意到,從徐秋寒開始唱戲,辛哲就一動不動的盯著他,深邃的眉眼里翻涌起鈍痛。

    難道宋唯溪yy的......有譜?

    不可能,一定是她想多了。辛哲,只是沒有出戲而已。

    但這眼神像極了劇里的閻祿,辛哲平時拍戲的時候,哪怕是對飾演女主角的自己,都沒有露出這種神情。

    仿佛感受到姜綰的注視,辛哲緩緩看向她,一雙漆黑如墨的眸中,流露出一抹不符合年齡的滄桑和煞氣。

    姜綰默默轉頭,當做沒看見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上,或許不只有她一個人,有過重生的奇遇。

    “既然今天大家興致這么好,那咱們收工一會兒一起去吃個飯吧,邊吃邊聊!毙烨锖吲d的邀請劇組演員。

    眾人拒絕:“徐導,今天是平安夜!

    徐秋寒:“那不正好嗎,咱們大家一起過平安夜,平平安安!

    姜綰開口:“我們尊重單身狗!

    宋唯溪補充:“但是不代表我們要陪單身狗過平安夜!

    徐秋寒:......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徐秋寒和辛哲的故事不會多說,有興趣的小天使們多的話,茶到時候可以寫個番外~...看書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藍色中文網”,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。
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(需注冊會員)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,傳給QQ好友

今晚三肖中特期期准